新华网 正文
无人机畅通中国乡村空中邮路
2018-04-18 16:34:42 来源: 新华网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新华社杭州4月13日电(记者袁全 吴帅帅)从1992年起,杨国平就在浙江省安吉县杭垓镇当起了一名乡村邮差,偏远山村的邮路使他的投递工作并不那么容易。

  早起,一顿简单的早餐后,他要骑行几小时才能到乡镇邮局,接着就是日常投送包裹、信件和报纸的工作。

  中国乡村狭窄崎岖的道路如毛细血管一样连接着各个偏远的村庄。每遇雨雪天气,杨国平常常在投递途中摔倒。

  去年,他的一位同事辞职了。杭垓镇这个有着36000人口的乡镇只剩3名邮递员。

  除了复杂的地形和不完善的基础设施,中国农村地区普遍地广人稀。在一些偏远地方,杨国平只能保证一周上门投送两次。

  中国邮政部门想尝试用无人机改善农村交付的工作。2016年4月,它开始与无人机制造商迅蚁合作。

  五个月后,这家位于杭州的创业公司开发了名为“捷雁”的无人机交付操作系统,并很快在杭垓镇试运营。

  公司创始人张磊毕业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主修飞行器设计和工程。他认为,最经济的邮路就是天空,而且这是条无需建设,没有阻碍的“自然之路”。

  “空中邮路几乎不需要任何人工建设。”张磊说。

  乡镇配送站的邮递员先将电池放入无人机中,再装入无人机货箱,然后在手机应用上输入目的地并扫描无人机身上的二维码。收到申请起飞的信息后,远程控制中心的工作人员会马上检查机器运转条件,并根据天气情况发出启动指令。

  与此同时,接收货物的村干部在手机上会收到接货通知,告诉他们在地面上放置一个视觉标记作为无人机的着陆点。

  无人机可以承载5至7公斤重的货物,飞行30公里,在不到20分钟的时间内完成行程。过去,一名邮递员至少需要两个小时才能完成类似的投递任务。

  无人机服务的成本也较低。杨国平计算过一个人投送每天的成本约90元人民币,一架无人机的快递费大概35元。公司也出售无人机,价格在每架10万元左右。

  张磊表示目前公司已经做出了技术改进,以减少山区失去信号带来坠机等风险。他说最大的挑战是如何让无人机找到正确的着陆点。在数百次试运行中,无人机常落到屋顶或树顶上。

  对此,张磊团队的解决方案是使用激光和红外等传感器来帮助确定飞行高度并实时避开障碍物。

  “多种传感器可以对操作系统形成有益补充并提高机器的可靠性。”张磊说,“它们就像我们的眼睛,耳朵和鼻子。人走路时,仅依赖其中一种也许不是百分之百可靠,但如果综合这些感官,那就几乎万无一失了。”

  在交通困难的广东、四川和贵州农村,无人机邮路的服务已经逐步铺开。张磊说,他的无人机已经成功将货物运送到100多个村庄。

  在一些地区,他们要每天提供五六次的无人机运送服务。

  张磊还率先向农村地区的宾馆和游客提供空中投送。

  许多农村地区的旅游景点,缺乏用餐服务。无人机可以在几分钟内为游客带来他们喜爱的食物。

  同时,无人机邮路还能在紧急时刻提供医药支持。

  1月29日,85岁的陈祥珍在安吉县九亩村的家中倒下。她患有高血压,但家中药物已经用完。她女儿决定把母亲送到县医院,但连日的大雪堵住了村里唯一的公路。

  “路面结冰很厚,根本无法通行。”村长马超回忆说。他们立即联系了县医院,准备用无人机运送降压药。仅仅过了13分钟,一架承载着药品的无人机降落在了陈祥珍所在的村委会。

  中国的无人机制造业近年来迅速扩张。电子商务巨头阿里巴巴和京东也开始使用无人机投送。

  张磊并不担心市场竞争:“我相信无人驾驶服务是一种不可逆转的趋势,人们必须适应技术带来的变化。”

+1
【纠错】 责任编辑: 杜蕙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贵阳:狮子“兄弟”组团卖萌
贵阳:狮子“兄弟”组团卖萌
柳树“打针” 抑制飞絮
柳树“打针” 抑制飞絮
江苏太仓举行水上搜救综合演习
江苏太仓举行水上搜救综合演习
紫藤花开
紫藤花开

0100301014500000000000000111991412985329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