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航拍飞手阿沙:一万一天 最多月入十万
2017-10-24 15:26:22 来源: 启飞应用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近日, “无人机驾驶员月入两万不在话下”的话题引发了大家关注。从“汪峰用无人机给章子怡送钻戒求婚”的娱乐版,到各大科技展览上极客们的新潮玩具,再到田间地头,农民伯伯撒农药的好帮手,甚至用于工业监测、边境巡逻……短短几年间,无人机已经在大众视线之外,完成了身份及用途的几级跳。随之诞生的,是一个野蛮生长的高薪职业——无人机飞手。

航拍:一万一天,最多月入十万

阿沙是一名广州的无人机飞手,他经常接一些企业的航拍宣传片。采访中,他给江苏启飞的记者演示广州塔的拍摄,这是广东企业宣传片最常用的镜头。

航拍广州塔/图 来源网络

早上七点天才刚亮,他们一行就到了广州塔下,只为了拍全天光线最好的时刻。一行人包括一个云台手、一个负责设备的助手、一个协调人,这是他们的标准模式。

航拍行驶中的汽车/图 来源网络

在阿沙看来,拍汽车是最难的,因为是动的,需要飞行与镜头保持同一速度与高度,而汽车的对冲镜头也是航拍的最高难度。如果汽车广告要求异地任务会更辛苦。阿沙经历过新疆火焰山50摄氏度烘烤,也待过零下20摄氏度的内蒙古牙克石的冰冻。“飞机电池都要贴上暖宝宝才能飞上去,飞个五分钟手就全冻僵了。”

阿沙买设备前期投入几十万,现在每个月接4-5单左右,按1万元/天计费,扣掉房租人工大概年收入在20万 -30万之间。

航拍婚礼/图 来源网络

阿廖来自广东。他除了接一些阿沙这样的航拍,还会整单接项目,策划方案、最终成片打包完成,报价通常几万,最多的时候,一个月能赚上十万。阿廖是单干,设备自己出钱买——少则七八千一台,贵的要七八万一台。

电力巡检:每个月2万左右的收入

如果说航拍是无人机的初级应用,资深飞手、广东容祺的技术总监张力就结合自身的工作经验,把重心移到了电力巡检领域。

电力巡检/图 来源网络

电力公司一般在年初,用招投标的方式确定全年巡检订单,“去年巡一级铁塔1500元,今年连一半都没有。”张力说,现在容祺的电力飞手每个月有2万左右的收入。

电力巡检的难度和技术门槛与航拍大有不同。“最累的是走山路,要扛着机器,一台固定翼,翼展就是两米,每台机器动辄5- 10公斤。”张力说,巡一级塔可能几分钟就搞定,但走山路一天随随便便就是20公里。

植保:50%的飞手都在这一领域

据悉,中国有5万-10万的飞手,是航拍、巡检养活了他们吗?无人机世界创始人李洪涛说:“近50%选择了植保。”

喷洒农药/图 来源网络

飞手田欣宇今年5月在全国四个地方建立了营销点,前期投入200万左右。田欣宇介绍,八九月正值农忙,其20人团队分成两个小组从北往南经过辽宁、河南、湖北等地一路打药。

在收费上,一般都是农户自己配药,再由田欣宇团队来作业,一亩12元,飞手与地勤分别提成1元/亩,再扣除3万多的行车费用,这个月营收也有5万多,比做航拍高。植保是看天吃饭的,农忙期不能拖,歇一天就少赚一天。过去30天他们就歇了5天,其他时间白天打药,晚上赶路。“每天大概飞30个航次打300亩,以前人力背负式打药一天10亩就不错了。”

无人机作业细节/图 来源网络

植保算是目前产业链相对成熟的领域,除了山寨组装机,主要由极飞、大疆以及天图三家厂商主导。

同在农业领域,无人机还是“喂鱼神器”。昨日的2016年全球水产养殖领袖展望峰会上,湛江国联水产演示了如下画面:

轰隆隆的引擎声中,一架无人机飞临鱼塘上空,饲料如天女散花般撒了下来,早就熟悉了“套路”的罗非鱼争相浮上水面抢食,一路追着无人机投食的方向游去。

机器由无人机和投料设备组成,一架无人机最大起飞重量达80公斤,可装载30公斤饲料,续航时间达20分钟,一口6亩左右的鱼塘一般2分钟内可完成投料。

除了水中游的鱼,天上飞的鸟也开始享受无人机护航。

 

初秋时节,众多的候鸟经青岛崂山向南方迁徙,不法分子也趁机伸出黑手,崂山区就采用无人机巡查监控,用来拍摄不法分子。

想当飞手容易吗?容易!

用途如此广泛,“钱景”如此光明,成为飞手门槛有多高?

阿廖的回答让人大跌眼镜:目前对从业者的技术要求接近于“零门槛”,只要你“不怕无聊”,因为长时间在在外拍摄,摆弄设备和软件一干就是好几天。

无人机飞手在户外/图 来源网络

虽然技术不难,但证还是要考的。据悉,现在市面上为飞手颁证的机构主要是两个:一个是中国民航局下属协会,中国航空器拥有者及驾驶员协会(AOPA),按照今年7月民航局颁布的《民用无人机驾驶员管理规定》,它是唯一有权管理无人机驾驶员的机构,目前市场化与标准也是最成熟的;一个是体育总局下属协会,中国航空运动协会(ASFC),它主要是面向航模竞技比赛,有一套从青少年到国家队的训练比赛体系。

持证上岗是大部分飞手在业余与职业之间的主要门槛,但由于操作易学,还是有一些“小白”个人飞手接散活,使得行业难以规模化、正规化。收费更低,破坏市场,“小白”乱了规矩,职业人反而不好做事,“很多时候创意行业就是这样做烂自己的。”阿沙这样抱怨道。



 

+1
【纠错】 责任编辑: 刘君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大熊猫享受秋日时光
大熊猫享受秋日时光
美丽中国丨红叶“醉”金秋
美丽中国丨红叶“醉”金秋
一周看天下
一周看天下
黄山云海瀑布醉游人
黄山云海瀑布醉游人

0100301014500000000000000111000012972598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