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飞手故事:远方的阿伦
2017-08-20 15:45:59 来源: 大疆社区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刚到而立之年,有了老婆有了娃,有了房贷累成渣的幸福日子已经离我并不遥远,晚上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总觉得有点对不住我这单身狗的不羁时光。于是乎,就在夏初时节,我唇齿一咬,钥匙一拧,油门一踩,引擎轰鸣——我和我的小车就一起从上海出发去了远方,一个人开始了自驾环游中国的旅途。”

    ——在远方的阿伦

    一个人,一辆车,一条路,一走就是孤独且华丽丽的 94 天21000 公里。一口气开过了青藏线、川藏线和滇藏线;一路上的自然风光和人文景观不断刷新我对世界的认知;也经历过了歹徒的抢劫和差点车毁人亡的路程……回到城市最怀念的,还是那尘与土,天和地,最原始的世界的模样——大漠敦煌。

    我来之前,对其也并没有多少概念,甚至也没有做任何的攻略。掰个指头算算,鸣沙山、月牙泉、莫高窟、丝绸之路、骆驼和一望无际的沙漠……基本构成了我对敦煌的所有想象。小时候看过一部由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出品,改编自敦煌壁画的动画片《九色鹿》,算是开启了我对敦煌以及大西北认知的第一扇门。

    过了阿克塞,沿着215 国道继续行驶,两边开始出现绵延不绝的沙丘,以前看到过的沙漠山丘都是在屏幕上的,平面二维的没什么感觉,就像你们看到我的照片一样,充其量也就是明暗和颜色的组合罢了。可是身临其境感受到的便完全不一样,长宽高的维度,加上嗅觉触觉听觉心态等各方面的感知和体验,会让人觉得那些沙丘就是一阵阵的黄色怒涛,向你席卷而来。

    在快到敦煌的路上,当我看到一座硕大的沙山平地而起,突然向我扑过来时,被震撼到了。

    在沙地上飞行

    我在山脚下观察了3 个多小时,基本上算是摸清楚了景区所有飞行器的种类、航线以及他们的飞行高度和时间间隔。景区共有两种飞行器,一种是滑翔机,一种是直升机。滑翔机起飞最频繁,官方有大概8 条航线,但是观察下来对我有影响的有2 条。直升机飞的较高,起降间隔时间较大。基本上两种飞行器都分为小环线和大环线,影响最大的就是滑翔机的小环线了,而且令我头疼的是,所有航线全部都是随机的。

    在观察了N 久时间后,我咬紧牙关,放下背包,还是打算将无人机升上天空。在沙地上起降无人机尤其困难,最大的危险不是来自于坠机,而是沙子对精密传动结构的巨大损害,这种损害是相当迅速甚至不可逆的。其实玩摄影的各位,但凡三脚架进过沙子的朋友就知道,一旦一粒沙子进了伸缩杆的间隙,只要轻轻一拧,马上套杆就会出现一道深深的划痕,越是用力,沙子便会越掉越深,划痕也就越割越深,最后套杆就没办法再缩回去了。

    要么回家全部拆开清洗,之后再打上油脂润滑,要么就是直接报废的节奏。而风沙对于无人机的电机、云台,乃至遥控器来说,简直就是毁灭性的打击……

    所以在沙地上起飞,首先要搭建一个离沙地有一定距离的平台,这点相当重要,因为螺旋桨的气流朝下,会把风沙回卷到无人机的浆叶上方,从电机往云台

    吹……所以我当时被逼无奈,是在硬壳包上起飞的,动作要领就是要快,启动电机就要立马朝上升起。

    而在降落的时候,因为风力的原因,就没办法精准降落在和机身差不多同尺寸的背包上,所以当时有三个选择:左手拉住起落架,右手用遥控器关闭电机;降落在铺装路上;降落在事先铺好的塑料布或者搭好的小桌子上。

    遗憾的是,我当时选择了直接降落到沙地上,以至于云台分分钟进了沙,遥控器直接报警,我一看,当时就慌了,心想着这下玩大了。然后立马抱着无人机从鸣沙山上狂奔回了客栈,花了3 个小时清理云台,总算没落下病根。不过,遥控器还是进了沙,所以之后在控制时,一直有生涩卡顿感。

    挺进魔鬼城

    位于地图左上角的雅丹国家地质公园,俗称魔鬼城;右下角的便是敦煌与鸣沙山;中间的必经之处有玉门关与汉长城。魔鬼城距离敦煌市区大概180 公里左右,单程需要大概3 个小时的车程,但是,出了敦煌全程无任何加油站,所以来回大概400 公里不到的路程是无油可加的,出发前务必把油箱加满油。

    不过我来的时间不太对,因为雅丹地貌跟丹霞地貌有所不同,所以我更倾向于黄昏看雅丹,午时看丹霞。我来的时候差不多是正午时分,所以一切倒显得不是那么的神秘。雅丹地貌的成因,主要还是在风力的影响下自然形成。河道干枯后,西南方向的烈风不断风蚀河床,带走沟壑里的浮沙,长年累月后,这里被雕刻成了一座座的城堡。所以地表之上的并不是沙土,全是黑褐色的石子。而至今,这种风蚀效果还在继续,所以在不久的将来,这里也终将会被消耗殆尽,变成一马平川的石头平原。

    一阵狂风袭来,马上就变了天,漫天的黄沙从西南方向的塔里木盆地吹过来,此情此景,又把我带回到了两千多年前的那个神秘的西域。我住的客栈楼顶上刚好有一个平台,因为又背靠鸣沙山,所以这是一个绝佳的起降地点。那是一个日落黄昏,飞机在返航时恰好发现了一个屋顶上的小女孩,通过监视器,我发现她冲着飞机不停地招手,示意要我靠近一点,估计她根本不知道这天上飞的是什么。

    一个人走过了那么多路,看过了那么多壮丽的风景,但是只有这一刻让我觉得再温情不过,我想起了小时候那个完美的童年,在外婆老家的乡下,夏天夕阳西下的时候,我们也是这样盯着天空的蜻蜓发着傻。无忧无虑的日子仿佛就在昨天。

    往事如烟又如火

    在敦煌的这6 天多的时间里,我遇到了很多人和很多事,有来自重庆的老乡,还有两个活泼可爱的妹纸,还有一大帮驰骋沙场的骑士……当然还有客栈老板和那只想和我化成灰的猫。那些远道而来的房客在客栈里来了又走,走了又来,我们打个照面,浅浅一笑,足矣,其实我跟任何人都没有太多的深谈,我不知道他们怎么看待我,也不需要知道。

    因为在我心中,这些人这些事,共同组成了我对敦煌的所有回忆,既然是回忆,还是让它美好下去,无须太多深究。

    在发动引擎的那一瞬间,我清楚地知道,敦煌,才是整个旅途的起点,即将到来的,又是一大片的无人区。

+1
【纠错】 责任编辑: 邵俊林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安徽黄山:雨后齐云山现壮美云海
    安徽黄山:雨后齐云山现壮美云海
    “飞”进东湖
    “飞”进东湖
    低空突防、精确打击,直升机编队够酷!
    低空突防、精确打击,直升机编队够酷!
    朝鲜宣布发现一处高丽王陵
    朝鲜宣布发现一处高丽王陵
    
    0100301014500000000000000111000012968494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