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海外名师”兰玉彬:中国将成世界农用无人机主角
2017-06-19 17:27:21 来源: 新华网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编者按:“新华访谈”作为新华网的重点主打栏目之一,将定期邀请我国农业装备与技术创新行业内的顶尖级专家、学者、重要行业用户代表以及部分政府官员和产业精英,通过不同视角的深度剖析,为读者全面展示农业装备领域各方面、各层次的发展及尚存在的问题,为行业发展、产业进步提供建议,并将他们的观点,通过文字、图片、音频或视频在“新华访谈”栏目里展播,希望能引起读者的共鸣。

个人简介:兰玉彬,原美国农业部高级工程师,美国德州A&M大学生物和农业工程系兼职教授、博士生导师,现如今国家“千人计划”特聘专家、教育部“海外名师”、广东省“珠江人才计划“领军人才”、国家精准农业航空施药技术国际联合研究中心主任和首席科学家、华南农业大学工程学院教授,同时作为柔性引进担任山东理工大学校长特别助理和农业工程与食品科学学院院长。

主持人:兰教授您好!欢迎您做客本期的“新华访谈”。

兰教授:主持人好!各位同行、网友,大家好!

主持人:兰教授,我们知道您是精准农业航空应用创始人,在美国学习期间,您率先开展了农业航空遥感和精准航空施药相结合的研究,成为美国最早开展有人驾驶和无人驾驶移动平台进行农田信息采集研究,并最先将所采集的信息用于指导航空施药的开拓者之一。2003年您被聘为佐治亚大学终身教授,2005年您成为美国农业部南方平原研究中心高级工程师。从1989年出国留学到现在,您的人生轨迹近乎完美。能否与大家分享一下您的人生经历和成功经验?

兰教授:首先说说我的个人经历。我出生于吉林农安,1978-1982年在吉林工业大学农业机械设计制造本科专业学习,毕业后留校任教,1984-1987年在吉林工业大学农业机械设计制造专业攻读硕士学位,1989年去美国留学,1993年获得德州农工大学农业工程博士学位,并在德州农工大学从事了2年的博士后研究。1995-2005年十年间,先后在美国的内布拉斯加州大学、佐治亚大学福谷分校两所高校从事研究与教学工作,并在2003年获得佐治亚大学福谷分校的终身教授职位。2005年应聘到美国农业部南方平原研究中心农业航空应用技术中心,作为高级工程师从事科研工作,同时也在德州农工大学生物和农业工程系担任兼职教授和博士生导师。2014年辞去美国农业部的工作,全职归国工作,作为引进人才,担任华南农业大学工程学院教授,从事农业航空应用技术研究和教学工作。

从1989年出国留学到现在,不敢说人生轨迹近乎完美,只能说事业的发展还算顺利,相对来说,也取得了一点成绩。但是其中蕴含的艰辛只有自己知道,就像一句歌词中所说的“没有人随随便便就能成功”。

回顾这些年的经历,如果说有一点成功的经验可以分享的话,我简单概括为三点:第一、勤奋,勤能补拙;第二、持之以恒,做事业要有恒心;第三、团结协作,做大事业要有大的气度。虽然这三点有点“老生常谈”,但却是我个人的深切体会。

主持人:您在2014年向美国农业部递交了辞呈,毅然决然回归祖国飞往广州工作。对于回国发展农业航空,是什么样的一股力量激起了您回到祖国发展农业航空的热情呢?您在后续的工作中又是如何兑现的呢?

兰教授:从1989到2014年归国前,在美国不论是求学还是教学或科研,我始终都在农业工程这个圈子,包括在USDA从事的农业航空应用技术研究仍然是农业工程学科的一个分支。2005-2014年,我在美国农业部农业航空应用技术中心做高级研究员,专事农业航空应用技术的研究。美国是农业航空应用最广泛、技术最先进的国家,我所在的美国研究团队也是世界上知名的农业航空研究团队,曾接纳了来自国内政府有关科研部门、高校及科研院所的两百多名专家和从事农业航空研究的学者前来进修、参观和访问,由此,我和国内的这些高等院校、研究所及航空站和公司等建立了密切联系,并通过国际合作项目等开展农业航空施药技术、遥感技术及农业航空标准方面的合作研究工作,从2008-2012年,我连续三届(每两年一次)在美国德州组织了精准农业航空国际研讨会,这个研讨会规模从首届的几十人发展到后来的上百人,其中半数以上来自国内从事农业航空的学者和专家,可以说对推进中国与国外农业航空技术的交流与合作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在这些密切交往中使我比较了解国内农业工程领域的发展状况,特别是农业航空产业和应用技术方面的发展情况。一方面我看到经过几十年的努力,我国的农业装备技术得到了很大的发展,另一方面也看到了和国际先进水平的差距,我们的农业机械化水平还有待提高,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特别是国内近年来大力发展现代农业、绿色农业,将为农业航空植保施药技术提供了巨大的发展空间。但是国内农业航空应用技术的研究才刚刚起步,对我们这些在国外学有所长的研究人员是一个机遇和挑战,回国发展能发挥我们的所长,特别是我们从事的农业航空应用技术研究工作强调服务农业、服务实际应用,能将农户从繁重的劳动中解放出来,能提高劳动生产率,也利于减少农业的施药量,我感到,这项工作利国利民,非常有意义,在国内研究推广农业航空植保技术大有可为,我个人也能在发挥我所长的基础上也为国内发展农业航空植保事业做出一份贡献。为了更好的做好工作,我于在2014辞去美国农业部的工作全职回国工作。回顾这个过程,确实存在有“回国做一番事业”的激情,但也是认真考虑决定的。回顾回国三年来的情况,我个人认为我没有虚度时光,这三年来我基本上没有假期和周末,从团队建设、研究方向规划、研究平台建设、农业航空项目的申报、与企业的交流合作、开展国内外学术交流活动及宣传示范推广农业航空应用技术等方面我们都有较大收获。我的“做一番事业”的激情还在,我们还希望能够取得更大进步。

主持人:目前,您带领华南农大农业航空应用技术团队牵头组织国内38家相关优势单位共同申报了国家重点研发专项即国家重点研发计划——地面与航空高工效施药技术及智能化装备,并获批。我们可以想象,由于国内与国外技术需求现状不同,您在回国工作的过程中一定遇到了各种各样的困难。那么,您是如何突破这些困难,让越来越多的国人理解并加人到农业航空事业中来的呢?

兰教授:农业航空最重要的应用之一是做航空植保施药。美国的农业航空产业和应用技术较为成熟,农用飞机主要是有人驾驶固定翼飞机,农业航空作业面积已占到总耕地面积的40%,它的管理与服务体系也非常完善。日本主要采用油动无人机进行植保,已有三十年的发展历史,其技术相对成熟,管理和服务体系也比较完善。相比较而言,农用无人机植保作业在国内还算是一个新鲜事物,也是近3-4年才开始有较多的高校、科研院所、企业涉足这个行业,我国农用无人机植保应用目前是油动、电动无人机并存。应用推广这项技术面临的困难是,第一、农用无人机植保的理论不成熟、关键技术和装备都不完善,需要加以深入研究;第二、农用无人机的管理和服务体系还没有建立起来,甚至针对主要农作物都没有相应的作业标准或规范;第三、农用无人机植保的优势或效果还没有得到广大农户和相关管理部门的广泛认同。实际上,国内农用无人机植保应用总体仍处于技术研发、市场培育和推广并存的起步阶段。

要尽快突破这些困难,我认为除了做好技术研发工作,我们还有责任做好宣传推广工作,就是尽快让更多的农户、农业科技人员和相关管理部门了解无人机植保技术,逐步认同并接受这项技术。首先,这几年来,我们有相当的多的工作是结合田间试验,进行植保无人机技术的宣传演示和推广活动,例如,我们联合植保无人机企业,针对不同作物在全国各地进行施药试验,这些试验都与当地科技局或农业局取得联系,同时联系媒体进行报道,我们不但进行试验,也把它作为一次示范和推广活动,希望有更多的人了解它,近3年来,我们已在全国11个省进行这类试验近30次;第二、在各地宣传植保无人机技术,不完全统计,自2013年起,我本人已在国内行业科技学会年会等相关科技会议或学术论坛做报告近60场,其中包括了国际农业与生物系统工程学会(CIGR)第18届世界大会(北京,2014,9),中国植物保护学会2015年学术年会(长春,2015.9)等等,我们甚至还派出团队成员在一些乡镇给农户做植保无人机应用科普巡回报告;第三、我们每年组织1-2次高水平的国内外航空施药技术研讨会,参会对象有国外高水平研究机构,有国内高校、研究院所及相关企业,广泛开展航空植保技术的交流活动,扩大影响力;第四、我们也主动向政府科技和农业管理部门建言献策,并积极参与相关的调研和示范活动。

目前,无人机植保已被越来越多的农户和农业管理部门所认可,国家和一些地方政府都陆续出台了相关的扶持政策(如农机购置补贴、植保作业补贴政策等)。

我们的主业是做农业航空植保技术研究,更希望能够静下心来多做研究和试验,但在当前国内农用无人机植保技术尚处于市场培育的起步阶段,宣传推广也是我们义不容辞的任务。

主持人:您一直有个心愿,“中国不仅要跻身世界农业航空大舞台,还要成为主角、引领者”。目前中国自动喷药技术已逐步跨入国际领先水平,这其中,您和您的团队是如何推动整个农业航空行业的呢?

兰教授:近3年来,国内农用无人机在植保作业方面的研究、试验与应用推广发展很快,全国各地的无人机植保作业的示范、服务等在媒体上频繁曝光。与人工和地面施药机械作业相比,无人机植保作业的优势得到了用户的公认,如作业效率高、不受地形与作物长势限制、施药安全、低量喷雾、省药节水、节本增效等等。农用无人机巨大的市场潜力更被企业所看好,因此,近2-3年来,我国农用无人机相关企业出现大幅度增加,发展速度可称得上“井喷式增长”,可以说,我国植保无人机施药技术,特别是电动植保无人机自动施药技术在国际上已逐步迈入先进行列。

客观地说,中国植保无人机事业的最大推动力量应该是市场,国内现代农业的发展对无人机植保技术有巨大需求,植保无人机产业就有巨大的发展空间,就有广阔的发展前景。当然,在中国植保无人机事业的推进过程中,国内的一些高校、研究院所和一些企业是先行者,是属于“先吃螃蟹的人”。我们在其中也做了一些工作。概况起来讲,我们主要做了以下工作:

第一、积极推动国内外学术交流

我们团队在自2014年开始组织了每2年一次的“精准农业航空国际学术会议”,已在广州连续举办了两届,目前,这个已成为国内外农业航空领域知名的国际学术交流论坛;从2015年开始协办每年一次的世界精准农业航空大会,已联系办了两届,此外,我们还协助国家航空植保科技联盟、中国农业工程学会农业航空分会等单位组织农业航空施药国际学术研讨会多次。

第二、推动国内开展农业航空技术研究

2014年归国后,为推动国内农业航空技术的深入研究与应用,我本人多次向国家科技部、农业部等部门提交开展农业航空关键技术创新研究及将农业航空植保技术研究列入“化肥农药减施”重点专项等立项建议,2016年,我们牵头联合了国内38家农业植保优势单位申报并获批了国家重点研发计划项目。

第三、推动产学研合作

2014年以来已与安阳全丰、实在高科新农、广州极飞、北大荒通航和山东瑞达等7家国内知名的农业航空企业签订合作协议,在全国11省地进行了精准农业航空遥感和施药等联合试验示范约30次,并与企业共建施药技术实验室、农用无人机检测中心和研究生培养基地。

第四、推动农业航空研究平台建设

我们从2015年开始陆续立项建设了两个省级的“国际农业航空施药技术联合实验室”和“国际农业航空应用技术联合实验室”,并在2016年获得科技部认定的国家级“国家精准农业航空施药技术国际联合研究中心”。今年我们先后在美国农业部农业航空应用技术中心、澳大利亚昆士兰大学、加拿大AgNav农业航空公司、安阳和山东建立了5个分中心;此外,我们还投入巨资建设了国际上先进的农业航空高低速复合风洞及8个精准农业航空遥感-施药、药效等实验室,为后续开展航空施药技术的深入研究提供了硬件条件。

第五、前已提及,我们不遗余力宣传推广农业航空施药技术

第六、我们协助南京农机所成立了中国农业工程学会农业航空分会,协助安阳全丰航空植保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了“国家航空植保科技创新联盟”,这些学会或联盟把国内同行单位聚集起来,共同推动航空植保事业的发展。

我个人很荣幸被推选为中国农业工程学会农业航空分会常务副主任委员、国家航空植保科技联盟的常务副理事长,并被中国科学技术协会授予“全国农业航空技术学科首席科学传播专家”称号,也获得了诸如农业航空“杰出贡献奖”、“中国产学研合作促进奖”、“科学中国人年度人物”等。我认为这些称号或荣誉不仅是我个人的,也是对我们团队工作的一种肯定。

主持人:您预计中国成为世界农业无人机的主角和引领者的这个心愿何时可以实现?

兰教授:目前,国内植保无人机研究推广全面展开,国家和地方政府的的扶持政策也陆续出台,国内植保无人机整机、零部件生产的产业链已逐步形成,产业发展势头良好。我预计,大约5年的时间,中国将成为世界农用无人机的主角,在电动植保无人机关键技术和装备方面将成为领跑者。但是我们将坚持虚心向他人学习的态度,与国内外农业航空相关单位特别是美国农业部农业航空应用技术研究中心保持密切合作,共同将精准农业航空作为农药减施创新技术推广应用,共同造福人类!

主持人:在此感谢兰教授做客我们“新华访谈”,谢谢。

+1
【纠错】 责任编辑: 刘君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依依父子情 两代“火龙”梦
    依依父子情 两代“火龙”梦
    南太湖美丽乡村“雏形初现”
    南太湖美丽乡村“雏形初现”
    多彩纸鸢飞草原
    多彩纸鸢飞草原
    新疆:天山天池享美景
    新疆:天山天池享美景
    
    010030101450000000000000011100001296361751